“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

来源:宁夏在线 | 责任编辑:YOUNG | 时间:2015-04-27 | 栏目:阅专栏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李彦案重审被《中国妇女报》评为2014年度性别平等十大新闻事件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

杀人后分尸、抛尸,这一情节单看很恶劣、残忍。然而李彦这样的以暴制暴杀夫案件中,必须考虑受害人长期被家暴这个背景。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家暴的社会严峻性不容忽视

李彦案历次判决都说是家庭纠纷引发,与家庭暴力两字之差,性质大不同

李彦案是2010年发生的。婚后,李彦长期被打骂,被用烟头烫脸和下身,甚至还被切去过一根指头。最后那天,李彦的丈夫拿着气枪玩,和她发生了争吵,并踢了李彦一脚,几番言语纠缠之后,遂发生了杀夫的一幕。

一审二审李彦都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经过了快两年,最高法才裁决不予核准死刑,认为部分事实不清,证据尚不够确实、充分。如此周折,出在家暴的认定上,尽管李彦方面有很多人证物证,然而一二审都没认定她被家暴,只是说家庭纠纷。直到最后这次发回重审,才认定了部分家暴事实,但也依然认为她杀夫是家庭纠纷引起的。

暴力和纠纷,性质差别大。为什么一二审不做家暴认定呢?答案在判决书里有李彦的医院诊断证明、照片、投诉记录只能证明她曾受过伤害,但派出所和妇联并未对李彦和谭勇二人调解,暴力情节没有得到谭勇的印证。

即使认定了家庭暴力,要求情从轻量刑也很难

李彦被改判死缓,表面看是被认定了部分家暴事实。实际上,是复合因素推动的。背后离不开多年来法律界和女权界人士的奔走呼吁,让此案得到了广泛的舆论关注度,甚至许多普通百姓还联合上书,为其请愿。而耽误两年,据透露,是一直在看被害者家属的情绪。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法官吴小军曾表示:长期遭受家暴这一情节,司法实践中一般只作为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予以考虑,导致对被告人的处罚过重。所谓酌定,即斟酌情况而后决定。如此带来的结果是,全国各地对以暴制暴杀夫案的判决尺度非常不一样,而多数情况下都判得比较重。例如法律学者邢红玫2008年深入研究了四川省一所女子监狱里因家暴犯下刑事案件的女犯情况,被判死缓、无期的占到一半以上。

正视家暴因素,从轻发落以暴制暴妇女,于情于理皆应该

先来看一个外国妇女的故事长期被家暴的拉娃莉杀夫后被判无罪

1986年,加拿大妇女拉娃莉对着正在离开卧室的丈夫后脑开枪,打死了他。在此之前,她的丈夫又一次威胁了她,声称要在家庭聚会结束之后将其杀死。审判查明,拉娃莉被虐待已久,时时处于惊吓之中。这起案子非常轰动。在一审中引入了一位精神科医生作为专家证人。他对拉娃莉的精神状态做出了鉴定,指出其处于巨大的绝望之中,对逃脱这段关系感觉无能为力。他说:(枪击)是一个坚信丈夫会在晚上将自己杀害的妇女,最后做出的绝望举动。

最终拉娃莉被判无罪释放。这也是世界范围内第一次此类案件被判无罪。

拉娃莉被判无罪来自一个概念受虐妇女综合征,长期被家暴妇女心理状态异常

对拉娃莉做出鉴定的专家,引用了受虐妇女综合征这个心理学概念。它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症候群、创伤后压力症候群,都是说在特定情境下的人们,有别于常人的心理和行为模式。在这样一个心理模式之下,做出超常的举动不奇怪。《家庭暴力受虐杀夫妇女的心理对四川省某女子监狱的调查报告》中提到,因为法律意识淡漠,有些犯罪又是在激情下发生的,面对血淋淋的现场和死亡的结果,很多受虐妇女吓得六神无主,只能赶紧把现场处理掉,选择现场藏尸、抛尸或伪造现场编造死因等。李彦的分尸举动也是这样的。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加拿大一部关于以暴制暴杀夫的电影,该国对此议题的关注,一直走在前沿

该概念说明:长期受家暴妇女会因预见到迫在眉睫的暴力威胁,而采取防卫举动

如今,在许多国家都在相关刑事判决中引入了受虐妇女综合征这个概念。它有两个重要组成部分,一是家庭暴力周期,二是无助感。

家庭暴力周期这个概念是说,基于反复的周期体验,长期被家暴的妇女可以预见到家暴的发生,从而产生人身安全被深深威胁的紧迫感。她们一般会经历三个周期,周而复始,即紧张情绪的累积阶段、家庭暴力的爆发阶段、施暴人道歉双方重归于好后的平静阶段。以拉娃莉为例,尽管在她枪杀丈夫时,后者并未正在对她家暴,然而长期的威胁恐吓让她的神经极为敏感。同样的,李彦的丈夫当时正拿着一把气枪在玩,并对李彦说,那我不打你脑壳,打你屁股,看打不打得穿。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

概念还解释了:这些妇女精神受尽折磨,难以逃脱,杀夫是绝路也是最后的解脱出路

普通人会想,这些妇女经过这么久的家暴,可以报警,可以离婚,可以回娘家,可以请求外界帮助为什么有这么多阳关大道她们不走,偏偏要上杀夫这根独木桥呢?因而认为她们不那么值得原谅。而无助感理论解释了这点。

理论来自于上个世纪60年代一个很著名的动物实验。实验人员把狗关在笼子里,只要声音一响,就进行电击。狗发现多次都无法逃脱之后,无助地放弃了。即使后面开了笼子也不离开,而是躺在地上呻吟、颤抖。

长期被家暴的妇女充满了无助感,觉得无力从这样的环境中逃脱。妇女刚受到家暴的时候,可能还会以各种方式反抗。然而,一旦反抗无用,经过了两三个周期就彻底放弃,逆来顺受,直至最后爆发。无助之中,杀夫成为她们所看到的唯一解脱希望。中国法学会家庭暴力问题专家陈敏曾经对用毒鼠强杀夫的刘栓霞做鉴定。她回忆第一次见面说,我也随便寒喧一下,怎么样在里面呆着?她说比家里好。我就很奇怪,问她什么地方比家里好。她说没有人打我。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长期被家暴妇女的无助感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而她们也看不到任何出路和解决办法

讲完道理说情理:主妇之所以绝望无助,社会也有很大的责任

李彦在一次次家暴中无助、绝望,外界也有责任。四川当地媒体《华西都市报》报道说,杀夫前两个月,李彦找过社区干部、派出所、妇联,如果其中有一处出面干涉,谭勇或许会忌惮收手,仇恨或许不会一夕爆发。如果其中有一处召来谭勇对质,留下双方证言记录,那么庭上证据就会大增说服力。但是,这些部门都相互推诿,无所作为。记录显示,派出所只给她这样的建议:一向县妇联反映,二如果确实无法在一起生活可向法院起诉离婚。而县妇联又建议她找社区干部或亲朋调解。这也是许多遭受家暴妇女的共同遭遇。她们也会对外界求助,然而由于立法、实践、观念的种种不完善,一次次徒劳的求助将她们扔进绝望的冰山里。正因为这样,社会也应该为她们所处的绝境负责。

在以暴制暴杀夫案中引入受虐妇女综合征视角十分有必要

目前的正当防卫制度在相关案件里用不上,缺乏性别视角

也许有人要说,还有正当防卫这个概念。运用它就解决问题了。然而,以暴制暴的妇女很难称得上正当防卫。因为正当防卫必须要不法侵害正在进行时,有着即刻的生命危险,并且不能超过合理的限度。在实践中,这么严苛的标准曾经让捅死性侵大叔的少女被判故意杀人罪,也曾使得打伤正在猥亵女性色狼的小伙被刑拘。所以,李彦这样的案例要和防卫过当沾边都很困难,就别说正当防卫了。

这也是此类案件的常态。由于男女体力悬殊,丈夫在施暴时,李彦们没有力气反抗、防卫。而她们选择杀夫的时候,往往也是在丈夫没有施暴,放松警惕时。

但是难道她们的行为没有任何的正当性或者说自卫性质吗?显然不是。上文已经论述过了。

在以暴制暴杀夫案里引入受虐妇女综合征专家证人视角,很有现实意义

我国的第一部反家暴法预计在今年会正式出台。许多代表、委员建议利用制定法律的有利时机,将因家庭暴力引发的以暴制暴案件的相关审理原则写入其中,推动司法部门更好地处理这类案件。倘若能够引入受虐妇女综合征视角再好不过。

美国、加拿大等许多国家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就在审判中使用了受虐妇女综合征这个概念。而尽管法律体系不同,我国依然可以进行借鉴,引入专家证人制度,根据专业的知识来测评涉事妇女是否属于受虐妇女综合征,从而为审判提供依据。自然,完全学习美加等国,将受虐妇女综合征妇女的举动视为正当防卫,可能步子迈得有点大,国情一时半儿接受不了,可依然可以提供法定的减刑依据。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受虐妇女综合征视角不是纵容,专家证人能够帮助做出专业的鉴别

4月24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四川省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彦故意杀人案进行二审公开宣判,判决依法改判李彦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1年8月24日,四川省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彦故意杀人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李彦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彦对判决的刑事部分不服,提出上诉。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8月20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并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以部分事实不清,证据尚不够确实、充分为由,发回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1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定,2010年11月3日晚,在安岳县岳阳镇某楼盘工地小卖部内,李彦与其夫谭某因琐事发生纠纷,李彦持火药枪枪管击打谭某后脑部,致其颅脑损伤死亡,后又进行了分尸等处理,并于11月4日中午和5日凌晨,先后将尸块抛弃于厕所和河道内。另查明,李彦与谭某婚后经常发生纠纷,李彦曾因遭受到谭某多次殴打而向安岳县妇联求助,也曾向安岳县外南街派出所报警。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李彦因不能正确处理婚姻家庭纠纷,持枪管连续击打丈夫谭某头部致其死亡,并分尸抛尸,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依法应予惩处。鉴于本案系家庭纠纷引起,被害人谭某对本案的引发存在一定过错,李彦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对李彦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原判认定事实和定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量刑不当,依法改判李彦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华西都市报记者 田雪皎

2013年此前报道:四川李彦因家暴杀夫被判死刑案始末

绝望的再婚 从受暴到杀夫

李彦,居于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生于1972年,初中文化,国企下岗工人,2008年前夫喝酒、不干活离婚,有一未成年正在读书的女儿。

2009年3月,李彦不顾家人反对,与同事、邻居谭勇结婚。谭生于1966年,曾有三次婚史,育有一子。

一封有348名当地民众签名的请愿书指谭勇因家庭暴力导致三次离婚,这是众所周知的。信中说李彦经不起谭的甜言蜜语的诱惑,谭对李彦说以前我的脾气是暴躁,说不到两句话就打人,现在我一定改。

四川省高级法院二审判决书中记载李彦供述:婚后一段时间关系还可以,自从买了房子之后,谭勇就变了,经常借口不回家,遇到一点小事就骂她,她一还口就会被打。每个月都要被谭勇打几次,有时把她赶到阳台上,不许睡觉。有一次,她和谭勇吵架,谭勇用斧头将她左手手指砍掉一个,并且叫她不准说出去。2010年8月2日、10日,她被谭勇打伤后,分别到县妇联和派出所反映过,还拍了照片。(编注:判决书中记载证言均使用第三人称)

该判决书还记载,李彦向法院提供安岳县中医院2010年8月4日诊断证明一张,证明其左腿、胸部多处受伤。摄于8月2日和10日的照片各两张,显示其头部、颈部受伤。安岳县妇联8月3日接待记录,称李彦投诉再婚后多次遭谭勇殴打。安岳县外南街派出所8月10日接警记录,称李彦反映当晚遭谭勇殴打,并说谭勇经常打她,有家庭暴力。判决书中还说,李彦向提供给警方的日记中,多处记载被谭勇打骂的情节。

判决书中还记载李彦的母亲、女儿、邻居、朋友关于谭勇对李彦施暴的证言:打了多少次,她记不清了。记得最严重的一次是,李彦和别人打麻将被谭勇发现后,谭勇把李彦打得不能走路,头发都被抓了一大把。谭勇脾气很怪,不准李彦和其他人耍,也不准李彦和其他人说话,谭勇的疑心很重,只要说过的,李彦就必须去做,李彦不做的话,就要被打。有一次,谭勇一脚踢到李彦脸上。还有一次,谭勇一拳打在李彦的鼻子上,李彦满脸是血。等等。

一份警方查获的离婚协议中列出了李彦与谭勇的离婚财产分割方案:面包车一辆归谭勇所有,按揭房一套归李彦所有,约4万元债务两人分担。但该协议并未签署,据348人请愿书中称,因谭勇不同意离婚、要求若离婚财产全部归他、债务全部归李彦而协议未果。

2010年11月3日晚12时许,在夫妻两人暂住的一处工地小卖部中,李彦以火药枪管打死谭勇。判决书中记述李彦证供:

她在小卖部厨房里洗碗,谭勇在厨房外用气枪打花生耍,由于距离较近,她害怕被打着,就说你别在这里打枪,你本身喝了酒,万一打到我。谭勇说那我不打你脑壳,打你屁股,看打不打得穿。她说你还有打的地方没有嘛?你要是打到我屁股的话,我要痛,你干脆直接打我脑壳,把我打死算了。谭勇就骂她,并问你和黄涛是什么关系。她说你不要这样说,人家是年轻娃儿。你自己老婆是什么样人你自己不清楚啊。谭勇说老子说你,你还犟嘴。一脚踢在她大腿上。她对谭勇说你是不是要打,我用棒棒打你。谭勇说你打嘛,你打嘛。她顺手拿起架在床边的火药枪管说我打了哦。谭勇说你打嘛。她拿起火药枪管枪管朝谭勇的后脑部打了一下,谭勇被打后还用眼睛瞪她。她又打了谭勇后脑部一下,谭勇头部的血就冒了出来。她用毛巾被盖住谭勇的头,谭勇倒在床上,全身抽搐,三四分钟后就死了。

随后,李彦以菜刀将谭勇分尸,将头部以高压锅煮烂砍碎,将部分尸块装袋带出分次抛弃。其间的11月4日晚9时许,她打电话叫来一位朋友,告知自己已杀夫,朋友说我去报案,她说:你去嘛。11月4日半夜,李彦在再次外出抛尸后返回家中,被警察挡获。

2011年8月24日,资阳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彦死刑,四川省高级法院二审驳回李彦上诉,维持原判。

李彦认为本案系家庭纠纷引发,自己长期受家庭暴力,谭勇有过错。自己有从轻情节,报案、投案倾向,系初犯、偶犯,真诚悔过,愿意赔偿损失,法院应从宽处罚。

但是,两审法院均否认李彦系家庭暴力受害者,资阳市中级法院的判决书中说,证明谭勇施暴的证人均与李彦有利害关系,李彦的医院诊断证明、照片、投诉记录只能证明她曾受过伤害,但派出所和妇联并未对李彦和谭勇二人调解,暴力情节没有得到谭勇的印证,案发后李彦身上也未发现伤痕,因此谭勇施暴证据不充分,谭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过错。四川省高级法院重申无证据显示李彦曾长期遭受家庭暴力,亦不构成自首,从宽理由不成立,其杀人后分尸、烹尸、抛尸,手段残忍,后果恶劣,依法应予惩处。

先纵容后严惩 国家双重暴力

李彦未曾预谋杀夫,不可能为求事后宽恕而在案发前处心积虑编造、传播受暴故事。她是家庭暴力受害者,这是法律真相之外的事实真相。她所遭遇的暴力并非秘密,警方和法院却无法调查认定,荒唐?可悲?

杀夫前两个月,李彦找过社区干部、派出所、妇联,如果其中有一处出面干涉,谭勇或许会忌惮收手,仇恨或许不会一夕爆发。如果其中有一处召来谭勇对质,留下双方证言记录,那么庭上证据就会大增说服力。但是,这些部门都相互推诿,无所作为。记录显示,派出所只给她这样的建议:一向县妇联反映,二如果确实无法在一起生活可向法院起诉离婚。而县妇联又建议她找社区干部或亲朋调解。

社区、派出所、妇联,李彦寻求帮助的对象与许多受暴妇女一样。中国法学会反对家庭暴力网络(现反家暴网络/北京帆葆前身)发布的《受暴妇女需求调查报告》显示,这三个机构是受暴妇女求助的首选。然而,有些人没有得到任何服务,在从派出所和妇联得到了服务的人中,绝大部分得到的服务只是记录。在从社区得到了服务的人中,大部分得到的只是安慰。这也和李彦一样。

记录和安慰无法真正解决暴力问题。回家后要继续孤立地面对暴力的妇女,该怎么办,会怎么办以暴制暴是最后的选择。

法律的缺失和软弱让妇女们意识到她们的生命一文不值,这个意识逼迫她们做出了绝望和极端的反击和抗争,而这样的反击和抗争又让她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揭发了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家暴的Kim在网上这样评论李彦案。

每天,女性发给我她们的家庭暴力故事出于完全的绝望。Kim说。

1月27日,劳工公益组织、深圳手牵手工友活动室的员工王宝直播记录了对一起家庭暴力事件的介入:整个过程看到男人们的团结,施暴的男人、手插口袋的巡逻员、想快点了事的警察。还有无奈无助的受害者。警察告诉家暴受害者:你惹不起你就躲,中国这么大,警察怎么能天天保护你。所以我非常的理解那些暴力的妇女,她们除了反过来暴力以外再没有别的方法。

曾向往美好生活的李彦们从绝望到爆发,家庭暴力是妇女暴力犯罪的重要原因,如性别研究专家冯媛引述:辽宁鞍山,60%的女犯是以暴制暴;福建福州,约80%女重刑犯是以暴制暴。

这是社会和法律缺乏家庭暴力对弱者有效救济途径的悲剧,136人紧急呼吁书中如此定性李彦案。

联合国《反对对妇女暴力宣言》指出的,国家对暴力的纵容也是一种暴力,但众所周知对这种暴力很难、甚至不允许追究问责。然而,在李彦需要保护时无所作为的国家机器,在她爆发后却全面行动起来,要对她严惩不怠,杀之后快。如此行动的内在合法性有多高?

妇女权利组织一直呼吁对以暴制暴妇女实行统一轻刑化。据反家暴网络分析48例2009年以后公开报道的以暴制暴杀夫案,总的来说,目前法院对此类案件量刑畸重,虽然近年也有多起轻判缓刑的案例。

在这48个案例中,仅有一起判处死刑。李彦案又会加上沉重的一例吗?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说,李彦案判决凸显中国司法判决尚难以走出杀人偿命传统逻辑的现实。

没有任何确切证据能证明死刑更可震慑犯罪,而且死刑会导致错案无可挽回。目前,全世界有150多个国家已经宣布废除死刑或暂停执行死刑,在中国这个执行死刑最多的国家,反死刑的声音也在增强。以暴制暴杀夫类案件不应适用死刑,这是妇女权利组织的立场。

死刑已核准 各界紧急呼吁停止执行

1月25日,一封紧急呼吁信公开发布,首批136律师、学者、NGO工作者和各界人士联署刀下留人,信中引用知名法律人士、北京兴善研究所所长腾彪:

本案中一审、二审均有大量证据证明谭勇对李彦有实施严重家庭暴力的行为,有妇联的投诉记录、李彦被暴力对待后的报警记录、还有邻居等人的证人证言等多项证据证实,这些证据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完全可以认定谭勇对李彦实施过严重的家庭暴力。对于李彦的行为如果不问原因和动机,不考虑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事实,单纯从杀人并分尸的情节来考虑量刑,不但违背刑诉法的有关规定和家庭纠纷与被害人有明显过错的,一般不判处死刑的刑事政策,违背我国少杀慎杀的原则,也违反国际公约关于在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判处死刑只是作为对最严重的罪行的惩罚的规定。

这封紧急呼吁信的发起人之一、李彦死刑复核阶段代理律师、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主任郭建梅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阐述要求李彦免死的四点理由:第一,从犯罪情节看李彦系以暴制暴;第二判处李彦死刑有违反家庭暴力的国际与国内形势;第三法律趋势是严格控制和少用死刑;第四李彦犯罪情节恶劣但并无社会危害性。

这封呼吁信在死刑已核准的最后关头向社会发出了拯救李彦的公开声音。在此之前,公益组织已经为此做了大量工作。在死刑复核阶段开始为李彦提供公益法律援助的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原北京大学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中国第一个专门的公益法律援助组织),以及长期关注家庭暴力问题的反家暴网络/北京帆葆,都曾致信最高法院提出法律论证,指出两审法院对李彦受暴情节失察,若考虑受暴情节则李彦罪不致死。在这两家公益机构的联络下,全国妇联权益部、四川省妇联及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最高法院特约监督员,也介入并传递了免李彦一死的建议。

约在1月23日,总部在伦敦的著名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发起了拯救李彦的紧急行动:告诉中国,不要处死家暴受害者。该组织认为,如果权力机关曾保护李彦,那悲剧就可能不会发生,李的受暴投诉没有得到认真对待;两审法院均未充分考虑李彦持续受虐的证据。该组织表示无意要求原谅李彦的罪行,但反对判她死刑。它呼吁人们立即致信最高法院、全国人大敦促停止执行对李彦的死刑。

大赦国际就此案重申了反对一切死刑的立场。它还将此案通报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和联合国对妇女暴力问题特别报告员。

很多知名人士在网上转发了李彦免死的呼吁,但至今大众媒体中仅有财新网一家报道,因此,此案并未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据2008年的一则媒体报道,有15%的死刑判决会被最高法院否决,李彦没能如此幸运。死刑复核后,在理论上仍有推翻的可能性:依照《刑事诉讼法》,若法院在执行前发现判决可能有错误,应当立即停止执行,并向最高法院报告。

然而,对李彦来说,这种可能性恐怕只能是奇迹

在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的采访中,郭建梅说,呼吁奏效的可能性太小了。

结语

法律的缺失和软弱让妇女们意识到她们的生命一文不值,这个意识逼迫她们做出了绝望和极端的反击和抗争,而这样的反击和抗争又让她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揭发家暴的李阳前妻Kim在网上这样评论李彦案。

文章评论看看大家在说什么(1324人参与)

 

本文来源宁夏在线,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违者将负法律责任!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认同和证实内容的真实性,如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24小时内予以删除!欢迎大家投稿:nxingcn@163.com!

 

猜你喜欢

 
 

我要爆料(有奖爆料:20元--1000元)我要爆料  随时随地,极速爆料!

虚假新闻邮箱爆料:nxingcn@163.com

虚假新闻举报电话:0951-7695639

电话爆料:0951-7695639

邮箱爆料:nxingcn@163.com

 

热门推荐HOT

  • 为何要发百人红色通缉令:反腐从国内走向国际
    为何要发百人红色通缉令:反腐从国内走向国际

    开篇语国际大追逃在地球上的某些偏僻角落,涉案外逃者将会活得更加瑟缩。在猎狐行动、天网行动之后,中纪委又祭出一记海外追逃的大招利用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4月22日17时57分,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

  • 农村“红白喜事”跳“脱衣舞”“地不分南北”
    农村“红白喜事”跳“脱衣舞”“地不分南北”

    昨天,文化部通报了河北邯郸“、淫秽表演案”和江苏沭阳“、淫秽表演案”,并指出将以营业性演出市场为重点,加强农村文化市场监管执法,严查“脱衣舞”表演。“脱衣舞”这种难登大雅之堂的“艺术”,为何会在庄重的...

  •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
    “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

    李彦案重审被《中国妇女报》评为2014年度性别平等十大新闻事件以暴制暴杀夫中,家庭暴力因素往往被小视、忽视,乃至无视杀人后分尸、抛尸,这一情节单看很恶劣、残忍。然而李彦这样的以暴制暴杀夫案件中,必须考...

  • 银川40个景点,你去过几个?
    银川40个景点,你去过几个?

    盼小君经常说银川好、银川美,这辈子就赖上银川了。但是,经常会有些小伙伴提出反对意见,说银川好虽好,就是少了些可以玩的地方。今天,盼小君就来啪啪啪,打他们脸了。银川好玩的地方有多少?盼小君掰着手指脚指数...

猜你喜欢LOVE

投稿